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他山之石 >> 文章内容
贵州黔西南州向“惰政”顽疾开刀
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13 21:55:02.   阅读次数: 2188

原标题:

当官不为 要被“召回”

贵州黔西南州向“惰政”顽疾开刀

165人被转岗或免职,67人待岗,9人被辞退或解聘

当官不再是“铁饭碗”。两个多月来,贵州省黔西南州“召回”1231名“懒官”,其中,165人被转岗或免职,9人被辞退或解聘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通过“召回”管理的干部总数是近5年来全州调整不合格干部的总和。什么样的干部会被“召回”?“召回”后又如何“维修”?记者进行了实地调研。

2014年10月,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开始实施不胜任现职干部“召回”管理办法,情节严重者将遭辞退或解聘。实施两个多月来,全州1231名“懒官”被“召回”,处级干部59名。其中,165人被转岗或免职(12名处级干部被免职),67人待岗,9人被辞退或解聘,其余培训后回原岗位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通过“召回”管理的干部总数是近5年来全州调整“不称职”或“不胜任现职”干部的总和。

黔西南州州委书记张政解释,干部“召回”制度是治理“为官不为”的一次探索,通过打破官员“能上不能下、能进不能出”的惯例,不给“守摊干部”空间,“召回”干部的好作风。

连续旷工、民主测评位列末席等情形将被“召回”

兴仁县是干部“召回”制度发源地。县委书记郭玉海常听到下属这样抱怨:单位的干部职工如何不是,不服从安排,不认真干事,不遵守纪律。郭玉海便让他们报名单,结果谁都不报,变成说“都还干得不错”。

郭玉海坦言:“汽车有瑕疵,都要被召回,人亦如此。如果不管不顾,耽误的是党的事业。”干部“召回”标准如何界定?县委对“召回”标准的制订很慎重,总共梳理出12种情形,征求意见。

不过,《兴仁县不胜任现职干部召回管理办法》的12种情形还是引起很多争论。其中,刚性要求很好操作,譬如“连续旷工超过7天或一年内累计旷工超过15天的”“工作被省、州、县‘一票否决’的”等。但是,像“工作不思进取、不谋干事,思想不纯、信念动摇的”规定,就难以付诸实践。

“某些标准的确无法量化,但自己干得怎么样,领导、同事、服务对象心里会有个数。”县委组织部部长谭云临专门建立民主测评制度,所有人都要被测评,请两类人打分:一是全体干部职工,二是一定数量的服务对象。根据测评结果,规定35人以下单位最末一位“召回”,70人以上单位末三位“召回”,中间规模的单位末两位“召回”。办法特别规定,服务对象中30%以上认为存在吃拿卡要的、50%以上认为办事存在生硬冷推脱的、反映较大问题集中的等三种情形必须“召回”。

根据兴仁县的探索,黔西南州整理出30种“惰政”现象供各地参照,并在所有区、市、县和州政府办、州人社局先行推广干部“召回”制度。

“召回”不是一棍子打死,经培训合格后仍能回归原岗

从小县城考入州人社局,小杨很满足。可是,工作还没到一年,去年10月,他就从人社局计划财务科转岗到下属单位创业贷款担保中心,全年1.2万元绩效被扣了七成以上。面子上过不去,经济上有损失,这是黔西南州人社局对“召回”干部的处罚。

黔西南州人社局从去年10月20日开始执行不胜任干部“召回”制度,全局第一批共确定26人被“召回”。小杨就是其中一个。由于工作懈怠、无故旷工2天,属情节较为严重,小杨被给予“转岗”处理。

对于“召回”干部,黔西南州人社局视情节轻重,采取集中教育、跟踪考察、组织处理等三种方式管理。具体办法是先对“召回”干部集中培训一周,费用自理,培训完大部分回原岗位工作。余下跟踪考察,分到一线岗位或重点项目工作1—6个月。考察合格回原岗位,不合格则面临转岗、免职、降职、降级、待岗、辞退、解聘等组织处理。

黔西南州人社局常务副局长马崇曾解释,不能把“召回”干部“一棍子打死”,通过集中培训、艰苦岗位磨练,最大程度让他们回炉淬火后“人岗相适”。但考察后仍不合格的,将按程序免职、降职。

按照程序,兴仁县对转岗干部实施“招拍挂”,“召回”干部上台自我推荐,下面各乡镇及其他部门进行挑选。没被挑选上的给2个月时间自己找接收单位,逾期没有单位接收的给予辞退和解聘,第一批“召回”干部中5人被辞退或解聘。

县区摊派“召回”名额惹争议,新规尽力规避制度漏洞

“这是在整人,这是在害人,这是领导跟自己过不去。”部分“召回”干部抵触情绪严重,还有一些单位领导认为,“召回”不利于团结和开展工作。

张政坦言,现在一些领导干部不仅“惰政”甚至还“躲政”,认为提拔当了领导就等于上了保险,干与不干没关系、没人管,坏了干部风气。“干部‘召回’引起大反应,说明造成了压力,带来了杀伤力。”

“召回”制度在实行中也出现了部分问题,兴仁县有的部门总共三四个人,根据规定,必须确定1人“召回”。“召回”工作人员,就没人干活,最后领导自己定自己被“召回”。据一些政府办等重要部门反映,工作人员干活很拼,但因为有数量要求还是被“召回”,积极性很受打击。

黔西南州委组织部副部长梁喜明说,这些问题的确存在,干部“召回”制度实施有效果但还不完善,例如某些县给每个部门摊派“召回”名额。据了解,目前正在制定全州不胜任干部“召回”制度,“新出台的规定会对不合理现象进行修正,不会搞摊派。”梁喜明说。

对于怎样公平公正确定“召回”人选的问题,望谟县建立“三评一印证”方式,采取上评下、下评上、开联席会议考察印证,最后进行公示。

册亨县司法局的刑德光今年45岁,被贴上“不胜任”标签,第一批被“召回”。他说,“召回”像一把利剑悬头顶,自己不敢懒惰、不敢不干。干部“召回”带来的作风之变,正在黔西南州发酵。据黔西南州委组织部部长穆嵘坤介绍,凡实施干部“召回”的单位,几乎没有人再敢迟到早退。黔西南州人社局去年11月考勤统计,无人迟到,各地窗口单位办事效率提高最多达60%。

记者 汪志球 黄 娴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01月14日 11 版)